头图加载中...

loading

北海道 | 人的一生 总是为了追寻生命中的光 而走在漫长的旅途上

  • 出发时间/2019-01-10
  • 出行天数/15 天
  • 人物/一个人

芥川龙之介在《一个傻子的一生》中自叙,“他纵观人生,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。可是,只有这紫色的火花——只有这空中激烈的火花,哪怕要用生命去换,他也想握在手中。”

金子美玲写下童谣,“向着明亮那方,哪怕一片叶子,也要向着 日光 洒下的方向。”

星野 道夫在最后说,“我想,人就是在漫长的旅途中,寻找各自的光芒吧。”

木村拓哉和工藤静香给自己的小女儿取名叫“木村光希”。

米津玄师开口唱,“时至今日,你仍是我的光芒。”

如果有一天,你看到我走在路上,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,那一定是我在寻觅我自己的光。

我心中下个不停的大雪 是我冬天的记忆

那天的斜晖是打翻了的一罐亮晶晶的琥珀枫糖浆,云彩恰似刚出水的樱蛤般泛着湿漉漉的光,群山也染上了少女两颊薄薄的胭脂一样的桃绯。海湾风平浪静,宛如神女遗落人间的镜子。

白色的 灯塔 以孤绝的姿态,耸峙在脚下突起的峭石上。太平洋如一匹上乘的绉绸铺陈开来,合衬地裹覆住这颗有万物栖生的星球,勾勒出球体那曼妙的曲线。此刻,即是永恒。

明知此行是有去无回,却还是奋不顾身。

这既是雪,也是摇滚乐队,是落魄的得意的诗人画家舞者电影导演和话剧演员,是艺术的所有,是世间,是众生,是你我。

白雪和碧海似久别的恋人般登对。

我想起了他和她的故事。

那天夜里,雪花一瓣一瓣落个不停,像极了婚宴上宾客对着新人抛洒的白玫瑰。

北海道 把最能代表雪国风貌的景致,留在了飞驰的JR窗外的旷野里。

天上忽明忽暗的云,缭绕着不知名的雪山山头。被蛋糕上的奶油一样蓬松软和的白雪覆盖的田地,大片大片地舒展开来,小房子稀疏地散落着,有柑橘黄,覆盆子红,鳄梨绿,葡萄紫,像极了小小孩的牛奶碗中漂浮的水果麦片。还有成片连绵的森林,披缀着莹白的雪缝制的流苏披肩……

放在心上爱慕过的那个人,过去抄写在日记里的文字,二十几岁时从早听到晚的摇滚乐,黑暗里看到两颊湿漉漉的电影,还有旅途中让人感动到说不出话来的瞬间,终将成为这样一束光,在重要的时刻,照亮我们脚下的道路。

就算我是最放荡最玩世的浪子,也怕在世上突然没了归处。不论我走得再久离得再远,总盼望有日能回到你身边。

没有观众的注目与颂赞,雪地里的无名树,默默忍耐着冰冷漫长的冬夜。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,晴空下再次响起麻雀的啼啭,小黄花又在风中结它的种子。

是哪个下雪天,误把自己看作是一片雪花,惊诧怎么自己迟迟落不到地上。

也许穷极一生,我们苦苦追寻上下求索的,正是理解。

我们理解火,理解闪电,理解腮边的泪水和昨夜的欢笑,理解玫瑰和小狗,理解阿托秒和秒差距,最终,我们要理解我们自身。

我喜爱 大城 市里那些可以从高空俯瞰夜色的地方,万家灯火,熠熠烨烨,星光般闪烁着,萤火般摇曳着,如梦似幻。没一盏灯火是为我而点亮,每一盏灯火皆为我而点亮。

函館ストーリー

我想我可以说得上是个幸运儿。我热爱出远门,而我总能在旅途中,遇上各种各样的妙人和趣事,并得到最热情最真诚的款待。

让我一定要上 函馆 山看一看夜景的寿司屋大将,“你就和我们 函馆 的夜景一样动人啊”,这是他的原话。

爱看少女漫画的酒吧老板阿翼和香烟抽得很凶的“大姐头”香织,请我饮了一杯鸡尾酒。那个晚上,我们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从前任话到理想型,从X JAPAN谈到SMAP,从Hyde讲到木村拓哉,从《七龙珠》聊到《灌篮高手》。直到夜深了,雪又开始下起来。

意式餐馆「ラ・メーラ」的主厨村上先生,告诉我说,吃蛋糕的话,配甜口的酒比较好。遂请了我一杯Dessert Wine。

小樽 「ドンファン」酒吧的调酒师,特意为我调制了一杯China Blue,又端出一碟酒心巧克力,免费请我下酒。

小樽 「ハッタ」酒馆的女主人,离去前她这样对我说,“我啊,有种预感,有一天你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摄影师。”

言归正传, 函馆北海道 历史最悠久的老铺咖啡,有百年老字号的寿喜烧店,是 北海道 菓子的起源地,也是我 北海道 之旅的起点。

好想变成雪啊 变成了雪 就能落到先生的肩上

最初动起去 北海道 的念头,想的是等考完日语,见过旧友,歇息几日就直接从 上海 启程,这样还可节省不少路费。转念心想,若是今年雪下得暗些,寒冬腊月巴巴地跑去,吹了冷风,挨过寒冻,却连场像模像样的雪都见不着,这叫什么事呢。于是又往后延了一月余,不惜从 贵阳 折腾,一来一回连着飞了六趟。

后来听新闻讲,这一场平成末年的冬雪,迟迟不肯落临人间。

旁人怎样我不得而知,自己是的的确确吃了 北海道 的雪的苦头的。

明明是平路,不等人反应过来,脚底“哧溜”一滑就跌了下去,手也蹭破了皮,沁出血珠来。从此不敢大意,摆开两臂趔趔趄趄地挪腾,跟幼儿初学走路差不多。先是被老妇人们接连赶超,又被雪地里跑步的青年投来疑惑的眼神,真是有苦难言。

八幡坂尽处的 函馆 湾,无声停泊着再无启航之日的青函铁路渡轮摩周丸号。

本想等斜阳顺着教堂的尖顶落下后,踩着黄昏的残雪钻进居酒屋。只是我手脚绵软无力,眼里有金星乱撞,整个人像是一尾搁岸已久的鱼,想来是飞红眼航班快一天一夜没合过眼的缘故,只好先往回走,再另作打算。

见我立在过街信号灯下,煞有介事地端着相机,有轨电车的司机先生一下子挺直腰板,咧开嘴笑了,驶着电车滑远了去。

美咲,我跟你说哦,今天有个看起来像是摄影师的家伙,拍了爸爸正在开电车的照片哦。

真的吗?爸爸好厉害!

一想到这样的对话,有可能出现在摆好了炸鸡块和土豆 沙拉 的某个小家庭的餐桌上,我就小小地雀跃起来。

函馆 市电「十字街」下车后,马路两边分别是坂本龙马的纪念馆和他的全身雕像。

其实我对 日本 史了解得并不多,大河剧就连一部也还没完整看下来过,硬要写的话只会是些陈腔滥调。

不过关于这位坂本龙马,最是记得日剧《仁医》中内野圣阳饰演的角色。吉原的花魁野风动了真情后,伏在坂本龙马的肩头,双目噙饱了泪,喃喃地说,“好想变成雪啊,变成了雪,就能够落到大夫的肩膀上了吧。”

江户末年,在坂本龙马的推动下,倒幕运动如火如荼。他提出的大政奉还,结束了德川幕府的封建统治,为明治维新创造了条件。

《仁医》打破了我对穿越剧的刻板印象,故事编排巧妙,旨在探讨人与时代的关系。演员们的演技也十分了得,看得我跟着又哭又笑。

寿司店「鮨金総本店」在 函馆 颇有人气。入座宽敞的木质料理台后,数名寿司职人在眼前一字站开,只待冬夜里饥肠辘辘的老饕们纷至沓来。大将灵巧地攥米饭,流利地片鱼生的姿态不可不谓是赏心悦目。

不知是谁先夸赞说我放在手边的相机派头十足。若只是简单回一句多谢,总感觉有哪里不对,毕竟研发生产这机器的是佳能而不是我,只好老老实实地回说, 日后想做个摄影师。

这样啊,那拍些什么呢?

风景人物之类的,偶尔也拍拍食物。

那可不得了,请加油好好干。出名之后,可别忘了跟人家说,到过我们店里来啊。

一来二去,对话如烟花棒噼里叭拉炸开。邻座一对面善的中年夫妇,妻子探过身子来,跟我说自己有一年去到了 北京 ,还参观了天安门广场。之后又掏出手机来,向我介绍热带植物园里洗温泉的猴子。

可打算去 函馆 山看个夜景什么的,大将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想明晚去来着。

那真不错,请一定去瞧一眼。因为啊,我们 函馆 的夜色,就跟你一样动人嘛。

真是的,大将,讲这种话未免太狡猾了吧。自称去过 北京 的女性食客打趣道,引得众人纷纷笑了起来。

我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拈起一只寿司塞进嘴里。

用过最后呈上的暖胃的味增汤,有食客抬起吃残了的半盏酒,说,愿你在 函馆 度过美好的时光,远道而来的 中国 人。

这船这海这人这风 一生只有一次

“这船这海这人这风,一生只有一次。无论我多么珍惜或浪费。”

摩周丸,是连接在 北海道本州 之间运营的青函铁路渡轮。1988年3月13日完成最后的航运停靠之后,便照原样留存在了旧 函馆 的二号码头。

既然讲到了青森,且说一说去年才看完的NHK晨间剧《海女》吧。《海女》2013年开播,由能年玲奈主演,桥本爱、松田龙 平和 小池彻平等人出演,当然我欣赏得不得了的小泉今日子也参演了。此剧斩获了第78届日剧学院赏最优秀作品,最佳剧本,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。同年的最佳男主角则由堺雅人凭《半泽直树》摘取。

如果我记的不错的话, 韩国日本 ,是世界上唯二还有职业海女在劳作的国家。而岩手海女,无疑是纬度最高的“美人鱼”。

《海女》中的夏婆婆(宫本信子饰)就是“北三陆”(剧中地名,实为 日本 岩手县 久慈市)最后的海女。

海水温度低,就算是在夏天,长时间潜入水下也叫人吃不消。闭气的时间当然是多多益善,还要摸清风浪的脾性,巧妙地规避暗涌,即便是腰上绑了安全绳,也还是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发生。正因如此,年轻人都不爱干这活计啦。

就连夏婆婆自己的女儿春子(小泉今日子饰),也丢下一句“绝对不会干海女的”,离家出走跑去 东京 做偶像。多年后,春子的女儿小秋(能年玲奈饰),被春子埋汰成是一无是处的孩子,逃也似地从 东京 回到乡下跟夏婆婆学起了如何做海女。

夏婆婆的丈夫是名经年累月不着家的水手,终于熬到退休不用再去国离家,外公却背着夏婆婆偷偷跟船出了海。

当被问及既然喜欢北三陆,为什么还要离开,外公是这样回答小秋的:

“是为了证明这里是个好地方。你外婆啊,从没离开过北三陆吧。因此我代她游遍世界,亲眼看过众多国家,众多城市,果然这儿才是最棒的地方,想这样告诉她。”

P.S: 剧中小秋最爱吃的就是夏婆婆亲手抓捕上来的海胆做成的“海胆丼”, 函馆 朝市里就有一家「村 上海 胆店」,可以吃到很不错的海胆料理。

函馆 站前的「珈琲焙煎工房 函館美鈴」,创店于1932年,号称是 北海道 历史最久远的老铺咖啡。

“用刚刚炒好的豆子,碾磨冲泡出来的咖啡,风味绝佳”,美铃咖啡的官网如是写道。

咖啡豆自受热释放香气,炒好后的豆子新鲜度开始下降,放置的时间越长香味儿越淡,口感自然也就变差了,似乎是这么一个道理。

固然我现在每天都要喝上一两杯咖啡,姑且能称得上是好这一口,不过完全还是个外行,如果有哪里说的不对,还请一笑置之。

本篇游记共含28248个文字,221张图片。帮助了游客。 举报
相关目的地:北海道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